首页--公积金--文章正文

罗胜基:住房公积金背不起造成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黑锅


2016-9-20 来源:住房公积金论坛

最近,北京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发布一项研究成果——《中国劳动力成本问题研究》,课题组专家万海远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中说,“在企业所有劳动力成本中,增长最快的是住房公积金和企业为职工代缴的住房租金,2014年和2015年增速分别达到19.0%和10.1%,均为所有劳动力成本分项中增速最快的。而根据企业调研数据,企业缴纳的住房公积金主要在垄断行业和高收入者中,低收入行业和普通职工却几乎不可能获得,由此带来进一步的分配不公。可以说,强制执行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得企业不得不支付高额的住房公积金费用,从而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在近期内,我们建议要逐步降低住房公积金的征缴比例,并在长期达到最终取消的效果。”

这种类似“大黑锅”之说,言之谬也。    

首先,全国规模以上企业近40万家,而取样调查只选取3地10家企业进行典型调研,这种调研只取沧海中一粟,能具有代表性吗?    

其次,其调研只针对企业主,而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受益人是企业职工,企业实际是否足额缴存,是否应当降低比例或取消制度?调查并没有面向本该有发言权和受益权的职工进行当面问卷,只调查企业方,这好像有点“米筛子当玩具——耍心眼”。   

其三,万先生在采访中说:劳动力成本增长最快的是住房公积金和代缴的住房租金。这个“增长最快”指标是指从无到有吗?如果不是,这个数据我们可以提供。全国所有非公企业缴存的公积金,基本都按照当地最低平均工资的5%缴存,有的甚至按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为基数计算缴存,或者直接按照当地最低金额缴存。

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例,2016年公布的单位为每人每月缴存的最低标准只有不到150元,其中广州规定的单位为职工最低月缴存标准只有95元。发达的大城市是这个缴存标准,其他城市能高于这个标准吗?    

其四,万专家又说“企业缴纳的住房公积金主要在垄断行业和高收入者中,低收入行业和普通职工却几乎不可能获得,由此带来进一步的分配不公”。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既然“低收入行业和普通职工几乎不可能获得”,那何来“劳动力成本增长最快”?!     

不过这份调研报告也道出了全国住房公积金行业的实情。目前非公企业缴存并不多,即便降低标准,全国绝大多数企业特别是非公企业主基本不给职工缴公积金,极少数交了的也是选择极低的标准执行,许多非公企业是让企业中高层选择性缴存,普通员工基本不给补贴,这恰恰是需要通过出台“强制性”缴存制度才能实现基本公平的地方。   

至于万先生“强制执行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得企业不得不支付高额的住房公积金费用,从而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之说,更是无稽之论。其实,多年来住房公积金高层决策者一直在是否该“强制执行”还是该“吸引推广”中左右徘徊,造成当前非公企业推广制度进展非常缓慢,正因为全国一直没有“强制性”执行政策才造成底层职工很难享受住房公积金政策扶持,这又何来的“强制性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一说?!    

其五,万先生说:住房公积金受益者主要是被高收入者所获得。非也!请看住建部、财政部、央行向社会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5年年度报告》:全国当年实际缴存职工1.23亿人,其中低收入人群占49.81%,中等收入人群占44.12%,高收入人群占6.07%;全国当年发放贷款321.5万笔、1.1万亿元(不含发放保障性住房贷款),累计放贷2499.33万笔,5.33万亿元。

贷款职工中,低收入群体占36.61%,中等收入群体占57.43%,高收入群体占5.96%。看来,住房公积金受益者并不是被所谓的“高收入者”获得,受益者大都是工薪阶层。    

近几年通过住房公积金政策的大力宣传、调整和吸引,使大量的外出务工者刚刚意识到缴交公积金的好处,有了缴交的意愿,许多异地务工者在打工地缴存6个月就可以回老家买房享受低息公积金贷款。当前,因生活成本上升造成职工对工资收入、“五险一金”等社会保障基本合理诉求上升,让非公企业主产生了一些触动,这是我国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企业必须面对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必然,也是企业主在补住房公积金等社会保障政策的课。

“五险一金”是所有企业的基本社会责任的一部分,我们不能为了企业主的利益而剥夺职工的基本权利,当前全国企业都处于转型升级阶段,政府和企业的压力都大,各地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针对企业缴存政策也允许其选择最低缴存额度,职工按最低标准缴存后也可享受同等待遇,还适时出台了降低标准的相关政策,且对困难企业制定了经相关程序可暂缓缴交或停缴的政策。在行政、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为主的缴存人住房问题基本得到解决,贷款需求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未来这部分人更多的将是扮演资金供应方的角色。

下一阶段急须互助的群体就是在企业工作的职工,恰恰这部分缴存不久、缴存最少的人群才最需要通过低息互助扶持政策解决好住房难题,尤其是非公企业的职工和进城务工的上亿潜在新市民。近几年,住房公积金制度通过开展“回原籍贷、租房便捷提取、大幅提高存款利率”等新政策,也已由当初所谓的“穷帮富”向“富帮穷”模式良性回归。   

那么,是否如万先生说的“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呢?我们承认市场化的优势,其实住房公积金制度首先扮演了市场竞争者的角色,不仅仅是低息、贴息这么简单,如果贴息能解决那就直接降银行贷款利息好了,可是银行曾经通过多次打折想与公积金贷款利率接近,但因利差太小等因素不能长期坚持利率打折,而全国住房公积金行业只有3万多人,借款职工提前还款等均不收取违约金等其他任何费用,贷款逾期率不到商业银行逾期率的1%,窗口服务也越来越好,许多县市基层机构虽然只有三五个人,但通过提升科技化管理水平办事效率并不低,相关费用与银行比又低很多。

因而年末个人住房贷款市场占有率达22.7%,许多地方超过30%,住房公积金贷款因长期坚持低息政策受到缴存人青睐,也因依托政府信用背景和借助银行资源与众多商业银行竞争后优势非常明显,因为住房公积金的竞争还间接倒逼各商业银行将结余的个人住房贷款资金指标投向实体经济。如果没有住房公积金的低息竞争,买房人获得的各商业银行住房贷款利率可能就不是打折,而可能是上浮了。    

万先生还建议,在近期内要逐步降低住房公积金的征缴比例,并在长期达到最终取消的结果。其实,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非公企业主最开心,他们更希望“五险一金”都取消,没有成本全是利润才好。但取消制度,对所有还未还清住房公积金贷款的职工来说,先不讲每年每月按时定额进账几百元上千元的好处,面对现实,今后也无法再获得单位每月给予的资金抵还贷款,职工想用住房公积金付租金也将结束,这是一笔不小的资金,大部分工薪家庭还贷、租金来源计划突变,压力会陡然增加。

改为贴息会怎样呢?首先涉及到受益人群合理划分难题,如果按万专家说的“住房公积金都是高收入人群受益”,那么还有四分之三的在商业银行住房贷款的就应该是其描述的低收入人群了(因为在某些理论里推定高收入人群买房时是不需要贷款的)。

这部分人群数量按公积金市场占有率22.7%简单反推,2015年末就有商业存量个人住房贷款约14万亿,按当前商贷利率与住房公积金利率差1.65%推算,政府每年就需要补贴利差2310亿元给各商业银行,仅按2015年当年新发放的数据推算也要补贴利息差799亿元(这些补贴基本不包括缴存了公积金的人群),这与当前全国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在解决好自身经营和风险防范费用后,还年年给全国财政上交几百亿上千亿的廉租房资金,与单位为职工缴存的资金及其利息还可减轻职工还贷压力或租房便捷使用的效果形成鲜明对比。住房公积金是互助资金,住房公积金制度取消的建议是将企业的相关基本社会责任全部推回给各级政府解决的简单思维方式。

万专家最后归纳要实行“降、调、除、保”(降税费、调社会保险缴费、除住房公积金、保工资增长)的“四字方针”,说穿了,其结论是要把住房公积金制度“除”之而后快。其实,他这是“豆腐渣上供——糊弄神仙”。住房公积金制度并不是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根本因素,更非决定性因素,甚至微不足道,僵尸企业也不是住房公积金制度未来普及推广的目标,没有解决好“五险一金”基本社会保障的企业也不可能吸引更多好的务工人员帮助生产,在当前内外经济环境突变,廉价劳动力越来越少的困境下,企业只有适应市场变化,转型升级才是长期生存发展的唯一出路,住房公积金制度也只有进一步普及、壮大、发展才是广大职工的福音。

所以,就在昨天,国务院在发布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工作方案中要求,完善住房公积金制度,规范和阶段性适当降低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这就是说,即便是生产经营困难企业,效益好转后,还是要提高缴存比例或恢复缴存并补缴缓缴的住房公积金。

(编辑 刘斌)